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行业发展

名人演讲稿福田康夫:世界正从“力的文明”转为“和的文明”

时间:2019-03-14 14:02:24

  ***主席阁下,在坐的各位贵宾,这次应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邀请能够在此发言,我感到十分荣幸,对中方的热情接待,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对中国以往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今后,在中国社会和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中,相信各位会对中国面临的各种课题继续进行自由而深进的讨论。借此机会,希看各位能够发挥更大的能量。在三年前,我应中国政府只要以日本总理大臣的身份访问中国之时,曾到访过孔子的故乡—山东省曲阜市,当时曾被要求写幅字,因而我就写下了“温故创新”四个字。温故知新是孔子的话,在我们日本人中间也是广为所知的,而当时我写下“创新”两字,就是包含着希看中日两国今后能够齐心协力、相互学习,创建与新时代相适应的新世界和新理念的愿看。

  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以共生、共叫、共创的东亚为目标”,其中包括的我的心愿与之前是一样的。最近几年来中国经济布满活力的发展已引发了全球的关注,单看GDP总量这一要素,今年中国就势必会超过日本,不久前,因美国雷曼兄弟公司的破产为导火索,出现了世界性经济危机,中国采取了各项对策,不但摆脱了窘境,还发挥了帮助日本这样的经济国家摆脱窘境的作用。

  顺便提一句,如今提倡建立环境友好型社会,因而环保车,经济节能车的制造就成了关注的焦点,日本的汽车制造厂商在这方面抢先在这方面可以兼用汽车和电力的混合动力车,但是现在在日本引发热议的是,中国作为一项国家战略想要跨过混合动力车的领域,而直接越进电力汽车的发展性欲。就在上个月月末,我参观了上海世博会的中国馆,我看到世博会上中国制造的电动汽车活跃于各处,据我听说,这类电动汽车假如粗略换算成日元,预计以100万日元{范文之家提[http://www.fwJIa.cOM (本文来自,转载请保留此标记。)左右的低价进行销售。

  在国际金融方面,假如比起G8的框架,有中国、印度参加的G20框架变得更为重要。重要的是,在将来的东亚地区,日本与中国,再加上韩国、新加坡、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相互竞争、取长补短,共同前进。另外,还要尽不吝啬地与东亚其它各方分享我们具有的能力,东亚作为一个整体,将以建立共存共荣的世界为共同目标。我深深地感遭到我们已进进了这样的时代。

  东亚正面临的课题是能源、环境题目与少子老龄化社会的到来。目前东亚面临的课题与挑战是多种多样的,但是,在这里,我想提的是其中两个作为经济和社会性课题的内容。一个是能源题目,还有一个就是和其密不可分的环境题目,最近几年来,东亚的很多国家都实现了惊人的经济成长,因而本地化的能源消耗量显现激增的态势,而且,东亚地区本来就不是具有丰富能源资源的地区,原油和自然气几近全部依托从海外进口的日本就是一个极真个例子。而中国和印度成为原油输进国也已很久了。

  在这样的东亚,应对这类情况就必须依托地区全体的合作,这是自没必要言的,具体来讲:能源资源的共同开发,石油的共同储备,后面还我会提到日本等国的优秀节能技术的分享,有关原子能发电恩的技术合作,为确保能源供给海上航线安全的合作等等。

  环境题目,也是如今中国本身正在处理得大题目,在二氧化碳排放和二氧化硫的排放、摆脱煤炭依靠、节能技术、水处理等环境题目的所有领域中,日中之间的合作已开始了。今后,我希看官方民间一起努力解决这一题目,日中之间要在这一领域中构建真实的共赢的伙伴关系。

  东亚的社会和经济面临的一个挑战,就是少子老龄化社会的到来。现在的情况是低出生率导致了儿童数目减少、总人口减少和劳动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减少,同时老龄化人口的比例正在激增。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题目,是一个从根本上动摇社会延续发展可能性的大题目。对这个题目,我们没有避免的良方。但是这个题目实在不限于母本,韩国、和台湾地区也正在面临一样的题目。

  在日本,近年来,根据劳动者的工作方式延长退休年龄的讨论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我的父亲也活到了90岁高龄,他常说人的一生究竟是要看他为社会、为公众做出了多大贡献,而贡献的大小是衡量其人生价值的重要标准之一,因此,即使是在离职总理大臣以后,在晚年乃至临终前,他依然在OB首脑会议等场合与其他国家元首一起,就世界和平与裁军、人口、环境、资源、能源和如何弄活世界经济等等国际社会所面临的诸多题目展开热烈的讨论,对国际社会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所幸的是我们东亚地区在敬老爱老方面有着良好的传统,我们愿意与中国、韩国一道群策群力,构建具有东亚特质的,合适中老年人生活的模范社会。我们应当共同为此付出努力。

  另外一方面,2008年秋季爆发于美国的金融危机,及尔后同时堕进低靡的经济,对整个东亚经济造成了极大的影响。面对美国次贷题目酿成的世界浑沌的局面,我想起了,访问印度时听到的圣雄甘地的名言,甘地说积累财富而不付出汗水是人类社会的罪行,经商而不讲道德是人类社会的罪行,我记得孙中山先生也曾讲过类似的话。2008年我作为日本国的总理大臣,主持召开了北海道洞爷湖首脑会议,面对当时延续爬升的原油、粮食价格,日本及一部份欧洲国家曾经常识探讨是否是可以对相干的原油、粮食价格采取国际性的联合调控,限制把原油、粮食等这些对人类来讲最为宝贵的资源作为投机对象的贸易行为,但是,由于那些信仰自由市场主义的国家在作梗,这个题目并没有做正式讨论,我希看那些投机家们能够好好体会一下甘地先生和 {福田康夫:世界正从“力的文明”转为“和的文明”(2) http://www.fWjiA.COm欢迎您访问范--文.之.家} 孙中山先生的这些话。

  尔后,在金融领域,在奥巴马总统的提倡下,美国向金融衍生商品极易泛滥的银行、保险业施加了一定的限制,并且通过了对实在行严厉的监管法律,我以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看到美国及欧洲一些国家,金融业应当回回其本来面目,即翘动世界经济和润滑剂的作用。而奥巴马改革的目标也正在于此。

  最后,我想稍微谈一谈面向世界的日中关系,现在一谈起日中关系,大家都会提到战略互惠关系,这一说法已完全扎根了,在2007年12月,我在北京大学演讲时曾谈到要把日中两国的国际贡献作为战略互惠关系的重要组成部份,不论是日本还是中国,在当今国际社会无疑都可谓是世界大国,然而,我们不能狭隘地封闭于日中、中日关系的小范围内,而应当为了世界的和平与繁华相互合作,加强协同,分担责任,携手努力。在这里,我想简单举一个例子,我在出任总理大臣期间,曾深切关注非洲题目,我曾说日中两国假如能够相互合作,共同致力于帮助非洲经济延续的增长,把非洲从贫困的深远中解救出来,那将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尔后,我听说两国有关方面已就此题目展开磋商,我为此深感欣慰。

  当时我还提到了朝鲜题目,眼下我们正在描绘构建东亚共同体的蓝图,但朝鲜题目却让我们的心头蒙上的一层阴影,这非常值得忧愁,在朝鲜题目上,固然中国和日本的态度实在不完全一致,但两国最少在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等题目上有着共同的目标,希看两国今后继续朝着共同的目标为实现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进行进一步的协商。
目前,世界正处于巨大的转变时期,在经济领域,正由美国的单极化转变成多极化,而说到新的理念,我以为从“力的文明”转变成“和的文明”。我在前年有幸目击了北京奥运会的盛大开幕式,当时我看到有2008个人排列成“和”这个文字,我想中国也一定有从“力的文明”转变成“和的文明”的这样的想法。 (此 资 料 转 贴 于 范-文,家_网 福田康夫:世界正从“力的文明”转为“和的文明”(3)HtTp://WwW.FwJIa.coM )

  在经济的世界里,尽人皆知,西喜马拉雅山脚下的不丹王国很早之前就提出用全民幸福代替国内生产总值GDP。最近,法国总统萨科齐也开始提出一样的主张。即要求用新的生活指数或模式来代替物欲膨胀的经济主义,换言之,就是呼唤人性的真正复苏。所谓创建新的文明和我在开头提到的“创新”中,应当包括有这样的理念。希看各位中国朋友能够赞同我的想法,有更多的人加进到我们中间来。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