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行业发展

夺命赛摩

时间:2018-08-22 08:21:12

  8月3日,李涛主动提出见一面死者家人,并下跪希望得到原谅。李涛所驾驶的铃木GSX600赛摩在事故中受伤的吴先生。

  大学生撞死路人 逃逸一月后落网

  24岁的李涛,在成都某高校温江校区读大三。寝室里挂着的鲜红赛车服,桌子上摆着的两个头盔,是他酷爱赛摩的证明当成都交警二分局民警在8月3日下午3点搜寻他的寝室里,这些物品也成为暴露他行踪的证据。

  当被警方赶到时,他的室友才知道,一个月前李涛在成都一环路北二段无证驾驶赛摩,高速行驶中将两个路人撞倒,致一死一伤。

  “我想过自首,但最终没有勇气。”李涛称,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他在学校寝室躲了半个月,山东老家呆了半个月,而夜里的主题都一样:彻夜难眠,以及“被扔进监狱”的噩梦。

  目前,李涛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警方刑事拘留。而李涛在过去的半年里,通过微信和成都赛摩圈有接触,王磊就是他认识的其中一人。而肇事的蓝色铃木车主王磊,也被警方调查。

  事发

  赛摩撞飞兄弟俩天网记录逃逸线路

  49岁的邓建明,在西北桥经营一家名为“邓氏兔头”的小食店已经有20年了,在成都“吃货界”里小有名气。

  7月2日晚上,他和表兄弟吴雄吃过晚饭后,想往常一样步行散步回家。就在快走到一环路北二段西北桥路口,意外发生了。

  “我听到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还有一阵强光,看到一辆赛摩从左边冲过来,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吴雄恢复意识挣扎着坐起来,他看到邓建明躺在地上。

  两人随后被赶到的120救护车送往医院急救。邓建明第二天下午抢救无效死亡,吴雄右腿胫骨粉碎性骨折。

  据目击者称,肇事车上的两人下车查看一下后,迅速驾车离开现场。

  沿途多个天网摄像头记录了这辆蓝色赛摩的逃逸线路:先是从西北桥路口到了一环路五丁桥路口,然后拐向三环路成彭立交,最终在欢乐谷区域失去踪影。赛摩速度明显快于其他车辆,在所有视频中都只留下蓝色的残影。

  抓捕

  警方控制22岁车主肇事大学生落网

  民警赶到现场时,发现两名伤者在地上,还有一块摩托车的碎片。“目击者称,肇事车辆上有两人,其中一人头发上有‘黄毛’。”办案民警陈海涛介绍,通过技术手段摸排,交警最终确认该车车主为22岁男子王磊。他随后在巴中被警方控制。

  “王磊交代,涉嫌肇事的驾驶员为李涛,是成都某高校大三的学生。”通过此前从学校获得的信息,李涛将于8月3日中午从山东老家乘火车回成都。

  “开门,送快递的。”8月3日下午3点,民警进入李涛的寝室,将刚洗完澡披着浴巾的李涛挡获。

  “我什么时候撞人了?才从家里回来。”李涛作出一脸茫然的样子。

  逃逸

  事发后曾躲寝室瞒着室友,夜夜噩梦

  证据面前,李涛承认了肇事行为,并讲述了过去的一个月里他的经历。

  “我当时看见前面有两个人时,已经来不及避让了。”李涛称,当时他骑着这辆铃木GSX600赛摩,载着朋友王磊回家,而车也是王磊的。看见邓建明和吴雄后,他自称捏了刹车,并试图从左侧绕过去,“但其中一个人往后躲了一下,我就撞上去了。”

  事故中赛摩侧翻,李涛身上也多处擦伤。“我们互相看了一下,都喊了一声‘快走’,我们就骑车走了。”李涛称,走之前王磊打了120。

  随后半个月,李涛住在宿舍里。放暑假学校人不多,他也没有给室友说这件事。但在晚上,“要不就整晚睡不着,要不就做噩梦,梦见被撞的人死了,自己被扔到监狱里。”

  事实上,王磊在事发后回过现场,带给了李涛坏消息。“他告诉是路上有人烧纸钱,好像确实死人了。”

  “交通肇事撞死人逃逸,可能3到7年吧。”他熟悉地说出《刑法》中的相关刑罚内容。“我刚开始想过自首,但一直没勇气。”

  他是国家一级运动员,赛摩圈新人

  爱车,也毁于车

  如果没有这次意外,今年24岁的李涛将在开学后步入大四,一边继续在心仪的赛摩圈里混,一边找工作赚钱。而他所钟爱的赛摩,恰恰断送了所有的计划。

  大三学生:李涛在山东长大,父亲经营着一家汽车修理店,从小就接触各种汽车零配件的李涛也因此爱上了摩托车。“我是个车迷,赛车电影爱看,《烈火战车》之类的。”读完高中,李涛因为获得健美操国家一级运动员称号,以体育特招生的身份被报送到了四川一所高校,就读人力资源专业。

  他的爱好,也被带入了大学。寝室里,鲜红色的摩托车赛车手制服进门就能看到,行李架上一顶赛摩头盔,书桌上也放着一顶,周围还有各种护具和小装备。

  健身教练:大学期间,李涛还利用闲暇时间在温江、广汉等地的健身俱乐部兼职当教练。而他最为擅长的,也和最爱的摩托车沾点关系“动感单车”。

  此次回四川,李涛还有一个目的:代表学校参加健美操比赛。“这个比赛,对我很重要。”

  赛摩圈新人:今年年初,他通过微信认识了王磊。尽管王磊比他小两岁,但在成都地区有赛摩经验的他很快成了李涛的“前辈”,并拉着他加入了成都的一个赛摩团体。

  “我们白天不敢骑出来,会被逮的。都是晚上出来玩。”李涛说,“我们很少在路上飙车,都是在郊区,以交流为主。”

  但事发当晚,李涛无证驾驶王磊的赛摩,在监控视频都只能捕捉到其蓝色残影的情况下,撞死邓建明,撞伤吴雄。

  成都非法赛摩上千辆,年年出死人事故

  玩赛摩,也是玩命

  李涛所参加的微信赛摩圈,在成都的地下赛摩界里尚属冰山一角。在这个灰色的圈子里,也充斥着致命的“速度与激情”。

  “这几年成都对赛摩进城的打击力度很大,但非法赛摩的数量,仍然超过1000辆,大多在城区周边的道路玩。”赛摩圈一位业内人士徐强透露,成都范围内,赛摩爱好者结成的民间俱乐部、车队有10多个,其中9成的车都属于非法走私车辆。

  “玩赛摩,也是玩命!“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赛摩爱好者说,“不暴力行车怎么体现赛摩带给你的快感!不想找刺激,你买它干嘛?”

  李涛无证驾驶的铃木GSX600赛摩,在徐强眼里属于入门级别的经典款赛摩。“全新水货(走私)的是正价一半,4万元吧。”徐强说,几乎每年赛车圈里都会出事故,“不是撞死人,就是自己驾车出事。”

  2012年7月,一辆大排量川崎赛摩在西三环与轿车相撞后,落在70多米远的路口人行道上,骑车人当场死亡。该驾驶人,就是一名在成都赛摩圈小有名气的赛车手。大多身背多项违法遇设卡敢飙车冲关

  成都龙泉山、仁寿黑龙滩、大丰镇、都江堰虹口,都是徐强口中的成都赛摩场地。

  “大排量摩托车,特别是赛摩,给道路交通带来的安全隐患很大。”交警介绍,赛摩的骑行人员以年轻人居多。根据相关规定,排量在250CC以上的摩托车,是不能上到牌照的。“要么是盗抢车辆,要么是走私车辆。”

  这些车辆上路后,存在多种交通违法情况:最多的是超速行驶,无证无牌上路,违法变道等等。面对设置的检查关卡,不少赛摩选择调头逃跑,或者直接冲关,给执法带来很大难度。“为了逃避执法,他们从来不看周边路况,直接就跑,更容易引发事故。”

  跪求原谅未获谅解

  被撞死的邓建明49岁了,是西北桥小有名气的“邓氏兔头”老板。8月3日傍晚在做完笔录后,李涛突然要求见邓建明的家人一面。在见到邓建明姐姐唐女士后,他跪了下来。“我只是个学生,我对不起你们……”

  唐女士等家属没有接受这个道歉。“他事后为什么不站出来?我们等了整整一个月,他哪怕报警后站出来处理事故,我们也能好受点……”对话

  记:事发时,为什么是你无证驾驶,车主在后座?

  李:他说我身高比较高,骑起来方便。

  记:交警找到你时,你为什么先否认了肇事行为?

  李:我当时脑子已经懵了,反应不过来,后来就承认了。

  记:想对你父母说什么?李:(被抓后)我给他们打了电话,说他们没有养一个好儿子。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学业,但也只能好好服刑,其他不敢想。

  记者手记

  赢得了路赢不了命

  提到赛摩,那部标杆式的《烈火战车》就会犹如燃着火的野兽冲进我的脑海。“我低头,贴近车身,加速……然后我跑赢了风。”刘德华打着响指说。

  这段经典镜头,或许也在李涛的记忆里留下过难忘的注脚。从他的挂起的赛车服,他的健身项目里,一点一滴透着赛摩的痕迹。我不知道他在赛摩圈驰骋的半年是否跑赢过风,但他现今的结果是,输给了命。

  他的命,本应是一个阳光健康的大学生,毕业后找到心仪的工作,步入社会。现在却背负着夺去他人性命的罪过错,即使下跪也换不回原谅。

  在这个灰色的赛摩圈子里,无论你是腰缠万贯还是青春活力,你能赢得了路,却赢不了致命的瞬间。请记住一点,你胯下的或许是一头本应被禁锢在指定地点的野兽,如果没有掌控他的能力,被吞噬也许只是早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