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岗位职能

2017最新优秀作文:只言片语感悟父爱

时间:2021-02-22 22:58:15

  只言片语感悟父爱

  常说,父爱是一座山,高大威严;父爱是一汪水,深藏不露;父爱更是一双手,抚摸着我们走过春夏秋冬;而父爱更是一滴泪,一滴饱含温度的泪水。

  小时侯,父亲是一种严厉的象征,父亲像一把斧头把我的恶习统统改改掉,父亲常说:“你就是一棵树,树会乱长枝干,现在就要把你的毛病统统去除,养成良好的习惯。父亲从不关注我的学业,父亲坚信有了良好的习惯就有了一切。就是这个信念,伴着我走到了现在。父亲这个坚强的信念与神情,一直浮现在眼前。没错,父亲是坚强的。

  即将踏上旅程的我,在车窗口作别父母。母亲拉着我的手,哽咽不语。我了解母爱的绵延和柔情。而父亲只是站在远处,以固有的坚强支撑他的威严。他就那样的看着这列车,看着这个车窗,看着我,然后微笑,微微扬起嘴角。是一种自豪,还是一种说不出的苦涩。而后他静默,微微低下头,紧握一下拳头,再抬头。我看见父亲眼里的湿润晶莹的东西,震颤着我的心弦。父亲见我望着他,转过身去,用那双手擦拭着泪水。那饱含着思念的泪水,冲毁了他坚强的伟岸,是他对我的思念汇成了一滴泪。

  父爱没有延长的柔水,没有体贴的温馨的话语,不是随时可以带在身边的一丝祝福,也不是日日夜夜陪你度过的温度,父爱是一滴泪,概括了全部的语言。

  老子、儿子

  一间老房子里,有一对父子,父亲喝着酒,儿子趴在床上写着画着。昏暗地灯光下,父亲醉眼朦胧地看了一眼儿子,心中泛起了一丝内疚,他连给儿子买个像样的学习桌的钱都没有,他的心像针扎一样疼痛,他忍不住对儿子说:“儿子,你要好好学习,长大了才有出息。别像老爸一样,一辈子给人打工,看人脸色。”说完父亲一仰脖一盅酒见了底。

  儿子似懂非懂地点着头,继续在本上画着小人。

  而正在喝酒的老爸,还以为他在认认真真写作业,这让他有了一丝安慰,觉得他的儿子绝不会像自己一样没出息。

  二十年过去了,儿子长成了大小伙子,没考上大学,在家待业。父亲没办法只好给领导送了礼,让儿子接了他的班。

  “哎!”老爸一边喝酒一边长叹,看来儿子命运和自己一样,注定要给人打一辈子的工。

  儿子上班后,没有老爸那些抱怨,觉得上班也挺好的,赚的钱也够他自己花。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儿子成了家,娶了媳妇,转眼儿子也上了小学。生活上的压力让他学会了喝酒,每天必得喝上几盅不然难以入眠。

  这一天,他端着酒盅,远远的看着儿子正在本上写东西,他便念叨着:“儿呀!你要好好学习,长大了才有出息,可别像老爸一样……”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住了,这个情景让他如此熟悉,仿佛他又回到了幼年,看见父亲一盅盅的喝酒,嘴里念念有词。

  儿子抬头疑惑地看了他一样,对他没说完的话,毫无兴趣,只是低着头在本上继续写着什么……

  他突然伤感地端起酒盅,使劲地抿上一大口,一股火辣辣的感觉贯穿了他的喉咙和胃,逼得眼睛冒出了泪花。

  父亲的告诫

  火车缓缓地停下了,不一会,从火车上下来的人就挤满了站台,董伟和母亲四处张望着,他们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董志国。很快,站台上的人们都走了,董伟说:“爸爸在哪里啊?”母亲说:“再等等,他说就是今天这趟车回来。”

  不一会,从车上下来一位穿着军装的男人。董伟的母亲一看到他就喊:“志国……这边。”董志国看见了他们急忙跑过来拥抱住妻子,他说:“你瘦了,这几年我可想死你俩了,呵呵呵。”妻子说:“我也是,这些年你不在家我们俩也很想你。”

  董志国蹲下来看着董伟说:“呦!这小子是谁啊?”妻子说:“这是你儿子啊。”董伟对他没有亲切感,而是有一种陌生感。董志国说:“长这么大啦!我记得上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才刚出生呢,没想到一转眼长这么大啦!”

  董伟母亲告诉董伟:“快叫爸爸。”

  “爸爸!”董伟很听话答应了。

  “哎——乖儿子,走,今晚咱们一家吃个团圆饭。”说完,董志国一把抱起儿子,把他放在脖子上,一家其乐融融地走着,董伟的母亲说:“这回你和部队就没什么关系了吧,以后不用去了吧?”

  “是啊,我已经完全退役了,今后在家好好陪陪你们俩。”

  三口人来到了超市,董伟看着那些陌生的好吃的,董志国走过来说:“儿子,想要哪个,爸爸给你买。”董伟指了指架子上面的一个大盒子,董志国走过去拿下来看了看,然后,董伟也跑过来瞧瞧,董志国说:“好儿子,这是高档巧克力,一千多块钱呢。”

  董伟说:“那就放回去吧,妈妈说不让我吃很贵的东西。”

  董志国笑了笑说:“没事,今天爸爸回来了,爸爸给你买啊。”

  说完,就把那盒巧克力放进了推车里,在超市里来来回回的装进去不少东西。

  晚上,一家三口终于在家里吃上团圆饭了,董伟也很高兴,董伟说:“同学都说我没有爸爸,从今往后我就可以告诉他们我有爸爸了。”

  董志国说:“他们说你没爸爸,那他们说你是从哪里来的?”

  “他们说我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哈哈哈……”这句话把老两口笑得仰头大笑。

  董志国说:“那明天我就送你上学,让他们看看你的爸爸。”

  董伟母亲说:“大人们吃饭都讲究热情,你给你爸爸敬一杯酒吧。”

  董志国急忙说:“哎哎,别的,小孩子不能喝酒,来!倒杯可乐咱爷俩喝一通!”

  董伟倒了一杯可乐,和爸爸说:“欢迎爸爸回来,以后我也要穿新衣服,玩好玩的。”然后碰杯。董志国笑得合不上嘴,他说:“好,周六就带你出去逛逛。”

  突然,一群特警踹开了门,把一家三口人吓了一跳,董伟的母亲一把抱住董伟的头,那些特警冲过来一把按住了董志国,董伟则由母亲抱着他。一位特警大声说:“姓名?”

  “董志国。”

  “就是他了,带走!”

  那些特警无情的把董志国带走了,董伟母亲问:“同志,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吗?”那个蒙面特警说:“他涉嫌受贿,包庇纵容毒贩,使我们牺牲了很多人。”

  她一听这消息愣了一下,那些特警把董志国带走了,董伟母子俩急忙追上去,那位特警立即转过身,董伟看见那把黑色的冲锋枪正对着母亲的腹部,那个特警说:“大嫂,我们在执行公务,请别难为我们。”

  他们把董志国押上了车,在场有很多村民都出来看热闹。董伟看着父亲被抓走脸上异常的镇静,董志国在车上望着董伟,父子俩四目相对,董志国的眼神里布满了遗憾、恐惧、伤心。

  从那以后,董伟不敢再交朋友了,平时几乎不说话,上课时也不举手发言,偶尔下课时周围的小朋友们都围着他嘲笑他:“贪污犯!贪污犯!贪污犯……”好在老师走进屋把他们都叫回座位上。而董伟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老师走过来弯下腰和董伟说:“别听他们的,以后好好做人,给他们看。想不想吃好吃的,老师这有钱给你买。”董伟摇了摇头,他现在什么也不想要。

  后来,在董伟母亲去世的那天葬礼上董伟一点眼泪也没留,而姥姥、姥爷都哭得一塌糊涂。其他人都议论为什么董伟没哭?只有他自己知道,因为他心里充满了愤怒!

  一天,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董伟偷偷趴在别人家的窗台上偷偷地看着电视,电视新闻正报道着董志国,主持人说:“公安部下达A级通缉令,犯罪嫌疑人董志国涉嫌受贿包庇纵容犯罪,日前在警察局里逃跑,警方正全力追捕,对提供重要线索的群众奖励五万到十万元的奖励。”电视上一张董志国的照片格外显眼。

  董伟看着他,他从心底恨这个人,他决定长大要当一名警察抓住这个坏蛋!

  十五年后

  董伟成为了一名警察,一天下午,他和几名同事在刑讯逼供,他们用打棒子狠狠地揍那两个人,而那两个人的手被手铐子铐住,两人都光着膀子,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其中一个是老头子,他们被打得满地打滚,那个老头说:“别打了!别打了!”他跪着爬到了董伟的面前,脸、嘴都是血,他祈求地哭着说:“别打了……我求求你别打了……我岁数大了受不了了……”他几乎用气声说的,毕竟他已经很大岁数了。

  他又说:“我比你爸爸都大,你别打了……”

  一听这句话董伟就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临走时那种目光,遗憾、恐惧、伤心的目光。想到这里董伟更是来气,站起来用他专用的鞭子狠狠地抽打他,鞭子上都带着细小的刺,抽一下连皮带肉都下来了,那个老头浑身都是血满地打滚,而董伟依然不依不饶地抽他。

  旁边的韩宇急忙跑过来拉住他,韩宇说:“行了,再打就出人命了。”董伟深吸一口气,这时,局长开门走了进来,局长说:“董伟,你在干什么!”董伟满不在乎的说:“我这是在按照我的方式办案。”

  “那你知道你这样做是什么后果吗?”

  他苦笑了一下说:“我不像你们一样,窝窝囊囊的被犯人耍来耍去的。”

  “你……”局长被气得说不上来话,董伟走到他面前说:“你每天被他们损得像孙子一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年头,没人认为你是好人。”说完,他拿起衣服出门就走了。

  局长跑出来警告他说:“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你当心你这身警服不保。”

  董伟笑了笑说:“呵……随你便,反正我也干够了。”然后他转过身说:“不要怪我无情,谁让我身体里留着贪污犯的血。”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韩宇对局长说:“我去跟着他吧。”

  局长点了点头。

  韩宇一直追到了外面,他问董伟:“你干什么去?”

  董伟说:“快要下班了,我去喝一顿。”

  然后,两个人坐在了一辆车里开走了。

  夜总会里巨大的音乐声把人们的嗓音都覆盖住,到处都是灯光,哪里都能听见音乐声,还有那些跳舞的人们仿佛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了,他们忘掉了烦恼和不开心的事,他们现在只有跳舞才是最快乐的。

  董伟和韩宇坐在吧台边,董伟连喝了好几瓶酒,他闷头喝个不停,完全没有顾忌到韩宇,而韩宇从来都不喝酒,只是坐在一旁喝饮料。董伟朝他们喊:“再给我来两瓶酒!”

  韩宇说:“行了,已经够多了。”

  “你少管我!你管我干什么?你赶紧和他们跳舞去吧。”

  韩宇说:“明天还要上班,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这时一个女孩走了过来,一不小心撞到了董伟一下,董伟怒火一下子喷涌出来,拿起酒杯就泼在了她的脸上,然后,一手抓着她头发另一只手往她脸上打,那个女孩被吓得直叫,但董伟还是没有停手。董伟伸手去掏向自己的腰间的那个东西,但韩宇反应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韩宇说:“行了,这里这么多人,不想上头条就赶紧走吧。”

  他们两个在众目睽睽下走了出去,周围的人都议论:“这什么人啊?脾气真大。”虽然音乐嘈杂,但依然清楚地能听见他们说话声。

  韩宇把他带出夜总会,仍在了大街上,一对情侣走了过来,但这对情侣绕开了他们,董伟看到那张眼神一下子站了起来骂他们:“你们看个屁?”然后一脚踢过去,但他们笑着躲开了,董伟看到他们嘲笑他,他更来气了,从腰上一把掏出了枪对准了他们,但韩宇急忙握住了枪,把枪只向天空,撕扯中“啪!”一声枪响,韩宇抢过了枪,把他踢到了一边。

  韩宇瞪了他一眼,董伟正好看见了,他醉醺醺地说:“你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你嫌弃我,但谁让我身体里流着贪污犯的血呢,我是贪污犯的儿子,本来就是遭人嫌弃的。”说完,他像躺在床上一样躺在地上睡着了。

  韩宇扶着他跌跌撞撞地走进了一家旅店,韩宇把他放在床上,脱去衣服,让他躺被窝里谁一觉。韩宇在给他叠衣服的时候,一张照片和钱包一起掉了下来,韩宇蹲下来,捡起那副钱包,拿起照片看,那是一家三口人的照片,照片中一个小孩可能就是董伟,因为那个小孩和董伟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在小孩后面分别站着两个大人,一个是穿着朴素的女人,另一个是穿着军装的男人,他们都笑着,好像当时很开心。

  几个月后

  局里来了上级领导和武警总队的人,他们将和这些警察们共同商讨打掉一个贩毒集团。武警队长走向台上,他用幻灯片播放给大家看,播到一个带墨镜的老头时说:“这个就是这次行动的头目,他叫金永顺,是一个拥有上亿元的富豪,我想大家也都看见了,他头发锃亮,一身西装和一副领带。还有一个人叫丁玉涛,他是一名职业杀手,曾接受过世界各国军事训练。还有一名人物非常重要,大家请看。”幻灯片切换了一张图片,董伟一眼就认出来了,他的脑袋里又忆起十五年前那个眼神,在警车里朝后看,眼看着离他越来越远。

  武警队长说:“他叫董志国,这是个逃亡十五年的通缉犯,当初,他从警察局里跑出来就一直没找到他,我们猜测他可能逃往国外了,后来,他在国外种植了大量的毒品,因为金永顺坐过牢,所以他不能出国,可金永顺偏偏就想和他做交易,因为董志国名声获得一片好评,大家都信任他,今晚他们将在这个城市会和交易,明天他们一走咱们就一起行动……”

  “够了!”一声响亮的嗓音打断了武警队长的讲话,所有人都望声音那个方向望去——董伟站了起来,他满不在乎地说:“为什么要明天?你们怕了?”

  在场的武警们都浑身一颤!恨不得站起来骂他。武警队长说:“如果我们害怕今天还会来和你废话吗?我们是按照计划进行,按照计划确保万无一失!”

  董伟笑了笑说:“什么狗屁计划?就这几个人老子用枪就把他们挨个崩了,还用得着你们?”旁边的同事都小声劝他:“别说啦……快坐下……”可董伟偏偏不听劝,他说:“我们每天写焦头烂额的笔录,写完笔录还要抓歹徒,我们一天多累啊,不像你们拿着95式满大街跑,谁见到你们都绕着你们走。”

  那个武警队长被他激怒了:“你注意点你的言行!就凭你刚才说的这句话我足够可以控告你诽谤!”

  “切!我还不惜的干了,你们不是要等什么狗屁计划吗?好,我现在就证明给你们看我亲手就能宰了他们!”说完,董伟拿着一把手枪踹门出去了。局长说:“危险!快去追!”

  那几个同事立刻就追了出去,还有一些武警也都回去了。会议室里就剩下局长和武警队长两个人了,局长说:“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没什么,我能理解他的心情。”然后他转过头看了看幻灯片上的人——董志国。他接着说:“他会明白的。”

  午夜的马路只有董伟一个人靠着车抽烟,这时,他前面来了一些车,董伟立刻掏出一把散弹枪对着他们“嘭!嘭!嘭……”连开了好几枪,前面的几辆车都失去控制,其中一辆撞向另外一辆,把两外一辆撞向了山坡上,恍惚之间,一团火焰“哄——”地一声窜了上来,把汽车零件炸得四处飞溅……

  董伟扔下了散弹枪,他又拿出一把95式对着那些车开枪,其中一辆车飞快地开过来要撞向董伟,但司机“濮——”吐出一口血喷在了挡风玻璃上。董伟一边开枪一边往侧面走打他的油箱,就在不到一百米的地方那辆汽车瞬间爆炸了,把整辆车炸飞两米多高,并且在空中翻转了两圈半……董伟急忙躲开了,而那辆车四轮朝天滑了过来,车盖与地面擦出一片火花,最终到了一棵大树上……

  他走到自己的车旁,他换了个弹夹,然后端起枪一边向前扫射一边往前走,前面那辆车里的几个人只有手枪出来反抗,但没开几枪都被子弹打倒了。董伟朝前面这仅有的一辆车走了过去,而这辆车里正是金永顺!金永顺刚抬起头看见董伟正朝这边走过来,突然,一排子弹飞快地窜了过来,金永顺急忙捂着脑袋打开了车门,接着车门掩护往后跑,董伟举起枪对这车门开枪,子弹从车门上“嗖嗖……”地打穿了过来。

  金永顺一直往回跑,这时,前面出现了一群车,那些人都拿着清一色的AK47,其中一个人喊:“董事长快过来!”金永顺跳过一排子弹打在地上的火花。然后,他的手下一起朝董伟射击,丁玉涛也下了车,他举起手枪一枪打在了董伟的肩膀上,血向前喷出了一尺多远,然后董伟就顺势倒在了地上。丁玉涛换了一把带榴弹的M4A1,几百人一起用AK47朝董伟打,有的子弹打穿了汽车,董伟只能抱着头满地打滚,董伟的身体不断被子弹打中,每打中一下血就会喷出一股。

  就在这时,在金永顺的后面开过来一辆车,从车上下来一个穿风衣的人,他端起95式朝着金永顺打了过来,一颗颗子弹从金永顺的身体里穿透,金永顺被打得看不清他到底是谁,但他仍然不断地朝他开枪,很快金永顺的衣服被鲜血染成了红色,金永顺满身是血地倒下了。

  那个穿风衣的男人扔掉95式,一个横翻躲过了一连串的子弹,然后,瞬间捡起地上的AK47朝他们射击,那些人被打得直往后退,丁玉涛也跟着一点一点往后退。董伟突然发现有人来救他!他爬起来一看——那个人正是他的父亲董志国!

  董志国一边用AK47向前扫射一边用脚勾起地上的另一把AK47枪,把那把枪勾向空中伸手接住枪把,然后用两把枪一起射击。前面那些人被打得惨叫声一片,根本都没有还手的余地。这时,丁玉涛拿出一把带榴弹的M4A1,对着董志国就是一颗榴弹!董志国急忙跳到了一边,身后的汽车立刻被炸得火花四溅……

  这时,几辆军车也都赶过来了。丁玉涛又放进去一枚榴弹,然后对着一辆车“嗖——”一声其中一辆军车立即窜出了硕大的火花……这时,其他的车里都下来了人。丁玉涛向前扫射一番,很多军人都中了子弹,一看人太多回头就跑,他一边向那些军人开枪一边往树林里撤。其中一个大校对他的兵喊:“快!给我把那个王八蛋的头带回来!”

  董志国满腔怒火地走了过来,一把抓住董伟的衣领把他拎起来。“小兔崽子你给我过来!”董志国一见面就骂他。然后,把董伟推到旁边说:“小兔崽子,老子不在你造反是不是!没有我你就自甘堕落了吗?就你这样以后怎么带领你的下一代人?难道你也想让你的后代成为像你这样的废物吗?”

  局长也来了,他走过来说:“这事也怨我,我和你爸是老战友了,我以前没和你说。”

  十五年前,董志国被抓到警察局里后就被带进了局长的办公室,局长把想要交代给他的事都说了,董志国一脸无奈:“你在搞什么?我都退役了,那些毒贩关我什么事?”

  局长说:“我们是想让你潜入金永顺的身边当卧底,除了你,没有别人能够让他信任了,因为,他是你的初中同学!”

  “公安部里那么多人为什么只要我?”

  “你忘了当初我们干这行为了什么吗?现在人民有困难你不应该袖手旁观。”

  “但是那种日子我已经过够了,现在我就想回家陪陪我妻子,你让我们一家人团聚团聚行吗?我们都十年没见面了,上次我见到我儿子的时候他才刚从我媳妇的肚子里出来,但当时我又被叫回去了,现在我想回家看看他们连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我吗?”

  “我们能理解你,但是,金永顺一日不除这一带就不能宁日。还有,国务院已经做出决定了,如果你肯参加这次任务将会对你们全家的养老、医保、教育全部报销。”

  这次董志国没有回辩了,他知道,今天是说不过局长了。

  当天晚上在局长的布置下,董志国顺利地从警察局里跑出来,之后十五年的时间里就一直在金永顺的身边当卧底,这十五年每隔一段时间董志国就会杀一个与他无辜的人。而警方一直想侦破此案,但一直毫无进展。

  董伟恍然大悟,董志国拽住董伟的衣领说:“你给我记住了,不管老一辈人犯了什么错,小一辈人都不应该承担老一辈人留下的恶果,因为有一天你也会成为父亲。”

  董伟一直没敢犟嘴,董志国走到他面前对他说:“以后爸爸不在了……”

  突然,一颗子弹打穿了董志国的脑袋,血溅到了董伟一脸,董伟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看着血从父亲的脸上缓缓流淌下来。

  董伟后退了一步,紧接着一排子弹打在了父亲的身上,鲜血像喷泉一样从父亲的身体里喷出来,父亲艰难地转过了身端起枪还击,但是两颗子弹打进了他的眼睛里,他看不见前面了,但子弹还源源不断地飞过来,最后,连枪都拿不住了,董伟清晰地听见父亲在枪声中不停地惨叫着,甚至都能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将近四十多颗子弹都打进了董志国的身体里,董志国倒下了……

  董伟哭着扑到了父亲的身边,大喊两声:“爸——爸——”此时父亲早已经被打成血人了,浑身都是血,看不见一点好肉。

  董伟拿起一把手枪朝树林里的枪声的来源跑去,丁玉涛一看他来了站起身就跑,董伟举起枪对着他一边开枪一边大叫着,丁玉涛跑到了公路上,进了一辆汽车里,董伟又跑回来捡到一辆摩托车,然后用刀子发动了摩托车,一脚踩下油门追了过去。

  丁玉涛开到了公路上,董伟在后面紧追不舍。董伟拿出手枪对着他的车开枪,“啪啪啪……”几枪过后丁玉涛前面的挡风玻璃碎了,他也拿出手枪一只手勾住方向盘另一只手打开车门向后面连续开枪,董伟也朝他开枪,子弹打碎了丁玉涛的轮胎,丁玉涛急忙缩了回去,关上车门,他又换了一个弹夹。然后他一头撞向了挡风玻璃,把挡风玻璃撞碎个洞,从这个洞能看见前面。

  董伟发现枪里已经没子弹了,他掉头开进了一条小胡同里,午夜的小胡同一个人也没有,他一个人顺利地开过了小胡同,从捷径上再次开上了那条公路上。这次,董伟开到了他的前面很远的地方,董伟猛地开动摩托车飞快地朝丁玉涛的车开过去,丁玉涛把枪伸出窗外对着董伟就是一阵乱射,董伟的前胸、肩膀、胳膊上都中了枪,血从里面往外喷,但董伟强忍着痛使劲地向一边倒去——摩托车像锤子一样在地上旋转着划了过去——丁玉涛急忙踩下刹车,但摩托车还是铲到了汽车的底盘下!“哄——”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把那辆汽车和里面的人炸成了碎片……

  后来,董志国葬在了烈士墓园里,从董志国被打死的那一刻起,董伟对他的恨也随之消失了,他感觉父亲说得对:不管老一辈人犯了什么错,小一辈人都不应该承担老一辈人留下的恶果,因为有一天你也会成为父亲。这句话深深地印在了董伟的脑海里,他哭着跪在了父亲的坟前哭着说:“爸……咱们俩这一辈子在一起连三天的时间都没有……你知道我看见别人都一家三口我什么心情吗?爸……你听没听见啊爸,咱们好不容易在一块你看看我啊……”

  局长走到董伟的身边拍拍他肩膀说:“以后好好做人,给你爸爸看看,我相信他会看到的。”

  然后局长说:“同志们,来!为我们的兄弟送行!”说完,周围的人一起朝天开一枪,董伟的心随着子弹飘向远方,仿佛寻找他心里归宿的目的地。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后果概不负责)

  后记: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的qq是646536601,希望能和大家交流写出更多更好看的故事。欢迎加入qq故事群:231093396不用审批的哦

  孩子,爸供你

  陈晓亮放寒假一回到家,就跟父亲商量读研的事。

  不过,陈晓亮的话一出口就像马蜂钻进了父亲的脖子里,蜇得父亲大发雷霆,读研?你真是读书读上瘾了,是不是要我供你供到胡子白?不行!

  陈晓亮见父亲发这样大的火,小心翼翼地问为啥不行。

  父亲没好气地说,供你和你妹读书我欠下一屁股债,供不动了!

  陈晓亮试图说服父亲,爸,欠债是暂时的,等我读完研找份好工作,有多少债我来还,到那时你啥也不用做,我一定好好孝敬你。

  等不到那时我就累咽气了!父亲白了陈晓亮一眼,口气坚决地说,这事没商量,你和你妹我只能供一个。

  陈晓亮知道,自从他考上大学,家里就没轻松过,父亲天天起早贪黑地赚钱,但仍入不敷出,他看得出父亲瘦弱的双肩已容不得他再加压了,于是就很知趣地冲父亲挤出个笑脸说,爸,我是和你商量,不行就算了,下午我帮你卖橘子行吧?

  父亲沉着脸说不用,独自到院里发动三轮车拉着一车橘子走了。

  晚上回来,父亲的态度缓和了下来,他把陈晓亮叫到身边,叹一口气说,儿女出息老子脸上光彩,这理谁都知道,我也想供你,可就是没那能耐。父亲望一眼院里车上的橘子接着说,那车橘子都卖三天了,差不多还是一车,挣不来钱我拿啥供你?你也得替家里想想,毕业赶紧找份工作,咱一同供你妹。你妹成绩也那么好,明年考上大学已是板上钉钉的事,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做父母的偏心不得,我不能只顾供你不供你妹吧?

  陈晓亮听完父亲这番话,使劲点点头说,那就供妹吧。说罢,别过脸眼里噙满了泪水。

  但陈晓亮没有闹情绪,第二天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和父亲一起到自由市场卖橘子去了。

  自由市场上卖橘子的有好几家,竞争十分激烈,父亲扯着嗓子喊了一上午也没卖出多少。陈晓亮说这卖法太笨,要把橘子按个头儿分成大中小三类来卖。父亲不让,还要和别人一样不挑不拣一元一斤。父亲是怕留货底子砸在手里。

  陈晓亮不顾父亲的反对,硬是把橘子分了类,然后他又分别做了标价,大个儿橘子每斤1.2元,中个儿橘子每斤1.1元,小个儿橘子每斤0.8元。标好价陈晓亮拿起父亲的喇叭对在嘴上喊,橘子便宜了,橘子便宜了,每斤8毛钱。顾客听到喊声都围拢了过来,虽然8毛的橘子个头小点儿,但价格便宜迎合了众人的心理,不一会儿就被抢购一空。接着陈晓亮把中个儿橘子降成9毛来卖,中个儿橘子卖完又把大个儿橘子降成1元出售,不到一晌工夫,一三轮车橘子卖得一干二净。这样虽然平均价格低了点儿,可量上去了,结果却多赚了不少钱。

  父亲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他手攥着厚厚的一摞钱情不自禁地问陈晓亮,你怎会想出这种办法?

  陈晓亮收拾着车上的东西说,我学的是市场营销,这是最简单的销售技巧。

  父亲若有所悟地“唔”了一声,蹲在车边一口接一口吸烟,一支烟吸完,站起身说,亮,爸供你读研。

  真的?陈晓亮眼睛一亮,但接着他又摇摇头说,爸,我想通了,供妹读,我不读了。

  父亲说,我也想通了,都读。

  陈晓亮认真地说,我真不读了。

  父亲手一挥,读!就是砸锅卖铁也得供你,我不能埋没人才。

  父亲的话让陈晓亮愧疚得低下了头,很多天他都在扪心自问,四年大学都是父亲供的,现在读研还要父亲出钱,自己是人才吗?

  父爱伟大

  我有一位好父亲,一位让我感到骄傲的好父亲。他,不是高层领导,也不是大明星,只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一位坚守田园的老百姓,就是这样的一位父亲,他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做伟大,什么叫做坚强。

  自小听人说,父亲十七岁就到磨料厂做苦工,就那么小的少年做那么累的活,他坚持下来了,一做就是几十年,脸上更多的是一种沧桑,失去了青春的面孔,父亲真的老了。

  父亲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一个好男人。他很朴实,从不炫耀自己,就连新衣服他都舍不得掏钱买,省吃俭用为的是什么?为的还是留不多的钱来补贴家用,也是为了供我读书。家里条件不好,单靠父亲一个人支撑起整个家,我想,他真的累了。如果有人问我什么是幸福?我会毫不犹豫的说:有父亲真好!这就是幸福。没有什么比亲人更亲,也没有什么比亲情更真。

  筷子兄弟的一首《父亲》里写道:“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不容易,多想和以前一样牵起你温暖手掌,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每一句歌词同样也是我想对父亲说的话,每次听到这首歌都会触动我对父亲的想念,更多的是想到父亲辛勤劳累而感到心痛。每当看到父亲脸上的皱纹,想着父亲默默的付出而没有一丝抱怨,我真想对这个伟大的男人说四个字:“您辛苦了“。可是我却没有勇气去面对他,我觉得自己并没做好他的儿子,自己没有足够的资格,我想等到自己取得优秀成果的时候,我会对父亲说很多很多。

  父亲的推荐信

  那年,朋友中专毕业后,开始四处找工作。他运气好,刚好遇到一家待遇高、工作环境好的公司招聘,他赶紧跑去报了名。当他报了名出来,和别的前去应聘的人一交谈,就失望了,别的应聘者不是本科生,就是大专生,而他只是一个中专生。要脱颖而出,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回到家里,父亲见他愁眉苦脸,一言不发,便问他:你怎么了?那家公司不让你报名吗?他说:不是!参加应聘的人不是本科生就是大专生,而我只是一个中专生,肯定没希望!父亲听了就笑着说:怎么会没有希望呢?我告诉你,我跟这个公司的老总有一面之缘,还在一起吃过一顿饭……他听了一喜,连忙说:爸爸,你怎么不早说?那你就去找老总说说情,让他给我一个工作吧!父亲说:我当然要帮你说情了!只是你还是得去参加笔试和面试。你好好笔试,等面试的时候,我给你一封信,你带去交给老总,老总见了我的信,就不会为难你,你就能顺利通过了!他听了很高兴。

  他信心百倍地去参加了笔试。笔试的内容并不很难,他做得得心应手。而那些本科生大专生,倒显出一脸苦相。他之所以做得如此轻松,完全是因为他听说父亲与公司老总有交情,自己有了信心。

  第二天下午,他跑去公司大门口看成绩。他居然排在第二,有机会参加面试。他回家就高兴地对父亲说:爸爸,我名列第二,有机会参加面试,你写好推荐信了吗?父亲听了高兴地对他说,孩子,你放心,明天一早我一定给你一封推荐信!

  第二天一早,父亲拿出一封信,对他说:这是我给老总的亲笔信,到面试的时候,你就交给他,他就不会为难你了!他兴奋地从父亲手中接过信,高兴地出了门。

  当轮到他面试的时候,他拿出父亲给他的那封推荐信,镇定自若地走进了老总的办公室。老总对他说:你好,请坐!他说:老板,你好!这是我父亲给你的信!他说着就走上前,恭恭敬敬地把推荐信递到老总面前。老总一愣,看了他一眼,接过了信,拆开看了一眼,就笑着对他说:很好!他听了也很高兴,看来父亲的推荐信有作用呀!然后,老总就问了他一些话。因为有父亲的推荐信,他也就发挥得超乎寻常。老总没问他几个问题,就说他通过了面试,让他明天就来公司报到上班。

  他兴奋地回到家里,高兴地对父亲说:爸,你的推荐信太管用了!老总看了你的信对我很有好感,只向我提了几个问题,就让我明天去公司报到上班!父亲听了就笑了起来。他又对父亲说:爸,以后我上班了,你也要经常跟老总说说话,打个招呼,让他多多关照我!父亲听了又笑了起来。他问,爸,你笑什么?父亲笑着对他说:孩子,其实,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老总!我一个普通老百姓,怎么可能认识一个有钱的老板呢?他听了不由地一惊,说道:爸,那你给我的那封推荐信又是怎么一回事呢?父亲笑着告诉他:我只不过是为了给你打气,增加你的自信而已。那封信上面,就只写了一句话:我一定能够得到这个工作!他听了又是一惊,继而笑了:爸,你真行!

[2017最新优秀作文:只言片语感悟父爱]相关文章:

1.感悟父爱

2.2017最新优秀作文: 父爱如海

3.2017最新关于父爱的优秀作文

4.2017优秀作文:父爱的高度

5.感悟父爱-作文

6.以感悟父爱为题的作文

7.优秀作文:父爱

8.感悟父爱小品剧本

9.父爱的回报500字感悟

10.以感悟父爱为题目的故事